返回

1255再铸鼎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71章 临安事变 完 跳进钱塘江也洗不清了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第671章 临安事变 完 跳进钱塘江也洗不清了(第1/2页)

    1273年,4月15日,10:59,临安。

    “官家,你让开,让我砍了这个小妖精!”

    谢太后提着一把宝剑,逼向梨花带雨的贝贵仪,但由于赵禥就拦在前面,她又不会什么身法,就像老鹰抓小鸡一样左支右绌,迟迟砍不过去。

    赵禥脸色一片苍白,近乎哀求地说道:“母后,何必如此!多带一人而已,就不能饶过小贝吗?”

    听了这话,谢太后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有你这阻拦的功夫,我们早就出城了!”

    之前,在得知东海军开始攻城夺门的消息后,朝廷上下立刻慌乱起来——然而到了这时候他们依然争论不休,有决意要撤离的,还有希望谈和的,迟迟拿不出个办法来。于是贾似道干脆独自做出了决断,直接找到了赵禥和谢太后,要带着他们轻装简从趁着东海军尚未完全控制整个临安城的时机从万松岭的隐秘道路出逃。

    这两个皇室代表都是没主意的,被他这么一诈唬,慌乱之中也就同意了。但既然要轻装简从就不能带太多人。赵禥和太后自不必说,四个皇子也是肯定要走的,而后宫之中的众多妃嫔美人可就没办法了。谢太后只打算带上有所出的全皇后、杨淑妃和俞修容三人,其余女眷则勒令就地自裁,以免落入东海人之手再次辱没皇家名声。

    而这个贝贵仪虽然也是有所出的,但是谢太后早就看她不顺眼了,这次当然要趁机处理掉。可是赵禥却很舍不得她非要带着一起走,于是三人就这么玩起了老鹰捉小鸡,迟迟未能动身。

    正当他们坚持不下的时候,贾似道过来了。他是在外面实在等不及,过来察看是什么情况的,看到这副场景,当即就啼笑皆非了,只好先打了个招呼,然后顺手从旁边的宫女手中接过襁褓中的赵晑,对三人劝道:“官家,太后,新军已经退守和宁门了,再不动身,我们可就走不了了啊!”

    内城北有两个城门,位于东北的东华门和位于正北的和宁门,现在东华门已经失守,只能退到和宁门了。

    谢太后闻声转回头来,赵禥趁机从地上拉起贝贵仪,直接往贾似道的方向走了过来:“对,母后,我们还是快走吧。”

    贝贵仪此时也是健步如飞,她根骨很好,比起病怏怏的赵禥来走得还快些。谢太后看他们这样子,也是无奈了,只好把剑一扔跟了上来:“好,好,先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再说吧!”

    的确是是非之地了!

    也不知道朝廷这些年那么多钱都花哪去了,东华门外上万新军打不过人数只有他们一成的东海军,连东华门都被夺了去。失了东华门,东海军便能直闯大内,宋军只能依赖门内的庭院楼宇拖延一阵子,为皇室争取撤离的时间了。好在现在和宁门尚在新军手里,还不至于让东边的东海军沿着城墙去西便门完成包围,但估计也坚持不了多久,只能抓紧时间了。

    这几名显贵出门之后也不多废话,直接与已经准备好的女眷和皇子们汇合,在少量精锐侍卫的护送下,压低了动静向内城西北方行去。

    皇室果然是留了后手的,这个方向真的有密道在,可以从城墙之下潜越出去。虽然这么一走,就要抛弃皇宫之中的无数财宝和宫人了,但现在也顾不了这么多了。

    于是,在经过了一段灰暗而憋闷的旅程之后,这行人就出现在了皇宫之外的万松岭上。

    ……

    “快,快去搀官家一把!”

    谢太后虽然自己也是气喘吁吁的,但还是支使自己身边所剩不多的两个太监去搀扶不远处的赵禥。

    他们逃出生天后,不敢直接去平坦的官道上走,怕被东海军发现,就进了山林里穿行着。万松岭不算多么陡峭,但毕竟是有坡度的,这些人都是平日养尊处优惯了的,在这种山路上没走几步就体力不支了,只是凭着求生欲和侍卫的搀扶在走。

    谢太后年纪大了又是女流,在这群弱人中也算是最弱的一批,但没想到赵禥比她还弱,走着走着脸都白了,由贝贵仪和一个太监架着,仍然走不动步子。这看得谢太后心急,赶紧又派了人去帮忙。

    两个太监走过去,接过了贝贵仪的位子继续搀着赵禥向上爬。贝贵仪被抢了工作,泪光汪汪的,回头又想过来搀扶谢太后,被她一手挥开,紧接着又想去帮几个姐姐的忙,仍然被嫌弃,最后没办法只能去把黑黑的赵晑抱在怀里,一边哄着一边在队伍的边缘走着。

    “哇……呜啊!”

    但是没想到,本来已经睡着了的赵晑在回到母亲的怀抱后醒了过来,或许是因为周围陌生的环境把他吓着了,一下子放声大哭了起来。

    这尖锐的哭声与静谧的山林格格不入,立刻就传出了一大段距离去,北边的高处甚至惊起了一片飞鸟。而众人听到这哭声,也一下子就慌了神,侍卫和妃嫔回头望了过来,谢太后更是直接斥责道:“妖孽,你在做什么,快,快让他别哭了!”

    贝贵仪也急得眼泪都出来了,赶紧摇着儿子哄道:“好宝宝,不要哭……乖,乖乖。”

    她的母爱是不可置疑的,不过自从生产之后,儿子一直由奶妈照顾着,她实际上没什么育儿经验,怎么哄孩子也不停,反而声音更大了。没办法,刚才的宫女只好把赵晑接了回去,轻柔地摇起来,但还是没什么效果,哭声依然响亮。

    “怎么回事?”贾似道也闻声走了过来,他现在也累得够呛,但比起宫廷众人还是强些。相比身累,他更是心累,乖乖,这是逃命啊,你们怎么净搞些幺蛾子出来?

    他看了一眼嚎哭中的赵晑,很是不爽,又回头看了看前方一副鬼样的赵禥,正盘算着要不要让官家学一回刘玄德,突然身后有侍卫就把刀拔了出来——这当然不是要对他不利,而是因为发现了敌情!

    “不好!太师,南边有动静!”

    贾似道吓得立刻转过了头去,果然南边的林子中有悉悉索索的动静,然后不待他做出什么反应,提着火枪的东海花衣精兵就出现了!

    “不好了,快跑啊!”

    也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总之皇族们也不喊累了,拼死拼活往外逃去。贾似道自然也立刻寒毛倒竖,不过他毕竟是见过世面的,此时没有像女眷们那么慌张,而是先命一部分侍卫们挡在前面,然后一个箭步就向赵禥窜去,拉住他的胳膊就往山上跑:“官家,快走!”

    “走?”赵禥此时已经累得头晕目眩心率过速低血糖意识不清了,甚至没意识到现在是个什么状况,“累死……朕……慢点……”

    “官家,慢不得了啊,老臣得罪……”

    贾似道现在肾上腺素暴增,在侍卫的助力下,硬是拉着赵禥向上走了好几大步,可是走着走着,怎么越来越沉了?

    他转头往赵禥那一看,顿时吓了个魂飞魄散——赵禥被他拉着猛然运动之后,居然一口气没上来,翻白眼晕过去了!

    -->>(第1/2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